我心难平

我心难平
——写在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
张渐秋
七十年哇,我心依然难平!
如果选择沉默,那是另一种伤害。
看中华不屈的山峰,如挺直的头颅;
当年怒起抗日的儿女,你们的后代何在?
九一八的阵痛,岂能化作尘埃?
卢沟桥的枪声,仍在震耳徘徊。
用白花黄菊的祭奠,把记忆融进滚烫的血脉。
这样的命题实在太沉重,我心难平哇。
但又不得不把国仇家恨的伤口再次撕开。
和平的祈祷,一直没有停息;
在靖国神社,依旧有鬼朝拜;
滴血的屠刀,仍在角落挥舞;
啼哭的婴儿,常在噩梦中醒来。
亡魂时常被战争的狂人吵醒,
宁静总是让诡辩的声音破坏。
咆哮的黄河虽已化作春水,
把曾经血泪浸染的国土灌溉;
血腥的风雨成为阵痛记忆,
冲锋的呐喊已被琅琅书声替代。
但那贪婪的炮舰虎视眈眈盯着南海;
钓鱼岛的硝烟,笼罩着战争的阴霾。
祭奠那场大屠杀,几十万逝去的生灵;
我心难平哇,南京城的钟声警示着未来!
日落月升,冬去春归;
坟草枯荣,我心澎湃;
和平的步履,为何这般难迈?
听那邪恶的口,不断制造伪证,
说什么南京大屠杀根本不存在;
看那肮脏的手,妄图抹掉历史;
说什么慰安妇不曾有过记载。
杀人的游戏,竟说是一场比赛;
历史教科书,一次次被谎言篡改!
“七三一”的细菌弹铁证如山,
“狼牙山”的五壮士忠骨犹在。
东北抗联的将士,化作那挺拔的松柏;
太行儿女的身躯,凝聚成不朽的峰脉!
听历史诉说,我们不仅仅是愤慨;
听事实诉说,我们岂止壮烈激怀?
听老人们诉说,我们如何告知后代?
听幸存者诉说,我们心祭山川江海!
赵一曼的后人,读着那珍贵的家书;
字字句句包含着对家的眷念,儿女的大爱。
吕梁山的英雄,王二小的家乡,
大江南北热土,悲壮九重天外。
投江的八女,用生命谱写青春之歌;
台儿庄血战,用胸膛铸起铁壁铜寨。
出征的川军,何曾想过返乡的日子?
平型关战役,八路军民同仇敌忾!
七十年过去了,如今的世界变的有些奇怪,
我心难平呀!铸剑为犁是否能安静这个时代?
阴魂不散的侵略者,你们为何不忏悔?
难道当年的审判,还要重来?
刻骨铭心的民族之痛、之恨、之伤……
何时才能真正化作祥和的云彩?
面对世界,我能不能多说几句?
还历史一个真相,为中国证明清白!
懂得感恩的中华民族,但我们家园的大门
永远不会为侵略者的野心打开!
苍山作证,青松不老;
大地作证,长城永在!
决不让历史的悲剧再次重演,
让战争的恶魔远离世界的舞台;
我心难平哇,短短的诗行字间;
述说庆祝抗战的胜利,咏叹七十春秋的情怀!
(作者系国家一级编剧、知名旅游文化策划人)

联系我们

公司地址:上海西郊鑫桥创意园 虹许路731号10号楼2楼 联系电话:021-64786080 E-Mail:dyhxsh@163.com 邮政编码:201103

关注我们

扫一扫

Copyright © 2018 上海东吟泓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    客服热线 021-64786080     沪ICP备13106065号     沪公网安备案号31011202007651